冰虹的的诗意人生——读冰虹组诗《给你月夜读的诗》(宋宁)
曲阜孔子文化学院    2016-05-20 00:09:24    文字:【】【】【
摘要:“诗言志”被认为是中国古典诗歌理论的“开山纲领”(朱自清语),也成为历代诗人诗歌创作的重要原则,亦即强调于诗歌中体现诗人内在的情志,展露诗人真实的情感。

“诗言志”被认为是中国古典诗歌理论的“开山纲领”(朱自清语),也成为历代诗人诗歌创作的重要原则,亦即强调于诗歌中体现诗人内在的情志,展露诗人真实的情感。近日,有幸拜读当代著名女诗人冰虹的新作《给你月夜读的诗》,全诗纯净、朴实、真诚,通过对内心情感的抒发,透露出诗人对生活本真的思考,对生命自我价值的体认和感悟。

诗的开篇就借“美神”之口传达了诗人内心真诚的情感——简单生活。“在虹园的花地,我的美神与我伫立/她柔白的手臂绕着花香和我的足迹/静心聆听:她要我简单生活。”显然,诗人所“静心聆听”的也正是基于对现实生活的深切体悟后所呈现出的生活本真姿态,是剥离了世俗烦扰所展示的简单、纯朴的生活,深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陶渊明语)的愉悦之感。又如冰虹在另一首短诗《只带着》中所描述:

你也不喜欢

过于肥胖的尘世吧?

所以,见你时,虹只带

一枚月亮,一罐清风,

一双虹园的眼睛。

虹轻轻飞,

只穿月光的古羽裳。

可知,“肥胖”的尘世已然侵压了人们本然的生活,这也触动着诗人以自然为友,与自然为伴,于自然之中探寻生活的“简单”之处,“一枚月亮,一罐清风,/一双虹园的眼睛。”诚如西方哲人罗丹所言: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诗人正是以这样一双“虹园的眼睛”来审视肥胖的现实,回归本态的生活,寻求生活本真的意义和价值。紧接着,冰虹就描述了其眼中的“简单生活”:


银白的夜,虹漫步水岸

金叶的低吟 ,芊芊野草的清凉

和新鲜的风牵她如梦般穿过月光

水面上醒着星星

一枚冰轮和虹在水面缓缓飘行

近旁的小树林传来鸟儿的啼鸣

河堤上的花儿甜蜜狂热的摇动

浪漫的风吻着虹的乌发和长裙

柳丝儿摇曳不停,睡莲悄声颤语


可知,诗人正是借以“虹”的视角描绘了这样一幅静谧的、富有诗意的月夜图,“野草、风、星星、树林、鸟儿”等皆成了这幅月夜图画中活泼泼的诗性意象,如冰虹所言:“一首美诗从这儿升上神秘的金星”。然我们不难发现,如此诗性的生活图景实质上也正是我们身边每一天、每一刻所经、所见的日常之景。只是繁忙的现世生活迷乱、遮蔽了人们对生活本真姿态的体验和感悟,取而代之的更是一种直观的、抽象意义上的“活着”。而诗人也正是抓住了这份真实的生活之感,并将其与自我独特的审美经验完美的融合起来,进而形成一份诗意的情感体验。

故从这个角度来看,诗人所呼吁的“简单生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强调对生活本真之态的回归,是倡导以一种简单的、纯朴的、诗意的视角来审视、观照生活,以期实现对生活“去避”的目的。于此,诗人却并未采取一种控诉、抱怨的姿态来揭露世俗现实的喧嚣与浮躁,而是于诗中寄寓了一份淡淡的忧思,或是隐藏了一份孤寂之感。这也是冰虹诗歌的独特之处。如诗中所描述:


她走在鲜花点缀的林间小路

凝望月亮倾泻的忧郁银光

在茫茫的月夜堤岸

飞鸟与大海高贵的爱

播撒深幽的温存和忧伤


纵然生活中存有着“鲜花点缀”,但如若缺少一份发自内心的真和源于心灵的爱,那么即便是飞鸟与大海如此高贵的爱也会略带温存和忧伤而显得些许的黯淡。所以,诗人发出慨叹:“虹注视你,纵然黑夜孤寂/虹有温柔的疯狂/她是金色落叶敲打着天堂的窗”。在面对孤寂的黑夜下,虹所爆发的“温柔的疯狂”更加彰显了一种人性的困惑和生命的沉重。如冰虹在《花雨》的自序中所言:“生活并非都是莺歌燕舞,也有坎坷,也有磨难。有时美的追求被亵渎,美的理想被糟践……于是多了几分凄情,多了几分感伤,多了几分抗争……”显然,诗人对生活已然有了清晰的认识,而正是基于世俗现实对生活之真(美)的遮蔽也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人性的迷失与困惑。但在坎坷、磨难的面前,虽是存有些许的“忧伤”,诗人却并未由此而堕落,转而以一种积极的姿态进行不懈的抗争与追求。如诗言:“那闪烁的光已越过高傲的群峰/再生的虹又如泡沫浮起与之交融”虹的再生与追求即是对爱的渴望和对生命价值的体认。一直以来,冰虹的诗都寄寓着对自然的尊崇,对爱的渴望和对个性生命价值的颂扬,她以细腻的笔触动自然的和旋,勾勒美好的生活图景,体悟跳动的生命旋律,展示出人与自然和谐的、欢愉的、本真的姿态,进而凝神静听世界的“声音”。如诗中所倾诉的:


玫瑰温软的唇

吻上虹园时

欢唱的银河闪烁光

虹散发自然的芳香

在静夜漫游

翠鸟儿旋绕着飞来

星辰们凝神谛听

露珠濡湿她的发

每朵花儿都醒来

抬起眼睛 张开鲜亮的唇

与她对唱


这里所刻画的人与自然完美融合的和谐之境,也正是诗人所欲追寻的“简单生活”的理想之态。她以轻快、舒畅的笔调来描摹、营构其心中理想的虹园,借以对真、善、美的颂扬来对抗假、恶、丑的世俗现实,展示一幅动态、欢悦的生活场景,生发出诗人灵动的审美体验和独特的生存方式——诗性生存,彰显了诗人对生活、生命的独特认知和感悟,亦是诗人荷尔德林所尊崇的理想生活之态——“人诗意地栖居大地”。无疑,这一点上冰虹做到了。

诚然任何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其价值的呈现并不仅仅停留于一己之私情的展露,更多的是对其中的诗性隐喻的揭示。所谓诗性隐喻,即也是强调在进一步探求其原初的因素的同时也使其失去原有的独立性,放弃具体的指称性,进而带有一种无限阐释的可能性。[1]《诗经》如此,《古诗十九首》如此……冰虹的诗亦是如此,通过对生活的深入思考和个体生命价值的体味,进而蕴藏着一种集体意义上的社会性的反思和追问,带有浓郁的普遍性的人文关怀。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冰虹非常推崇李白们(如:屈原、陶渊明、李白、苏轼等)的独特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态度。在她看来,这些文人普遍具有浓厚的个体价值意识,尤为注重培养自我的人格尊严和个体的独立性,进而在追求个体自由的同时,进行诗性的思考,探求生存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而在冰虹的眼中,李白们的价值并非是仅停留于个体性情的展露,而是“导引人类越来越走向自觉,创造自己的历史,掌握自己的命运”。[2]显然,冰虹更为看重的是诗人身上所肩担的“道义”,这里的“道义”是对丑恶现实的无言反抗,是对善良人性的高声呼唤,亦是对诗意生活的无限期许。从其具体诗作的角度来看,冰虹也是自觉遵循这一创作原则而展开书写,传达出一份炽热而深沉的爱。如诗的第四节中所描述:


从月亮吹来的风

曾跟虹低语自由

把老庄送进魂梦

融于自然的蝶

像雪融在暖中

——虹常常去寻

满天的星光和绽放的花朵

有时她自己就是花儿

开在旷野中


虹常常追寻的“星光”“花朵”,实质上即是基于自由之上的一份崇高的理想。即便在这一过程中也会遇到诸多的挫折和障碍,如诗言:“缤纷的花将秋轻轻灼疼/花的阴影与季节的金黄煽动”,但只有不断的追求和坚持,才会发现自己已然成为理想的一部分,并以新的姿态重新审视生活,“有时她自己就是花儿/开在旷野中”。显然,这也寄寓了诗人对自由、理想的深切认知和体悟。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唤醒人们对于自我价值的体认,才能自觉地抵御世俗的倾覆,对抗现实的荒谬,才能回归生活,从中体味出生活之真、生活之美、生活之乐。


顺着沂水流向天空的墨蓝中

月的园吻缓缓地柔亮了虹的眼睛

无际的清风为虹添翼

飞去星星的群岛  会见

金灿灿的星唱歌的星


这里的“梦”融汇了诗人“爱的火焰”,承载了诗人对真善美的崇高敬仰和不懈的追求。诗人为“梦”(或生活)赋予了积极的色彩,也唤醒了人们对自由、对爱的渴求,“虹园的美神被爱的许多世纪留恋/诗花的唇散发出琼浆/炫目的美闪耀所有爱中的诗人”。显然,冰虹认为爱的力量是源出于每个人的生命深处,只有将个体生命之爱施诸于自然、生活之中,才能体悟出自然之美、生命之乐。

但从某种角度来看,面对强大的社会现实,单纯的理想或爱则略显虚幻而淡薄,这一点冰虹似乎也认识到了,故在诗的开篇就引入了“美神”,试图借助“美神”的力量来重拾人们迷失的信仰,回归简单生活的本源,如诗言:


虹与浑沌美神相遇

雪白的纤足留下诗痕

温柔的发丝萌发绿叶

在虹园的花地,我的美神与我伫立

她柔白的手臂绕着花香和我的足迹

静心聆听:她要我简单生活


全诗正是在此基础上逐渐展开的,诗中并没有着意地进行批判、揭露,而是借以“美神”的倾诉来导引当下社会中迷失、困惑的人性,以期在反思、体味生活的过程中寻求一条解脱之路。又如诗人在诗的最后一节中所表述:


在夏日的泉水中

虹曾在一个月夜

长成最甜的带刺玫瑰

爱情的火焰跃起

溶尽那些甜蜜的刺中

那疼痛着的爱的夜晚

被最狠的幸福拥抱过


可以看出,这一刻的诗人又是如此的清醒、冷静,无论生活多么残酷、多么忧伤、多么疼痛,然诗人却透露出一份对生活,对生命,对幸福的执着信念。如勃兰兑斯所言:“所有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完全是在冷静的控制之下运转着的思维机械的槌击和捣碾,其实是一种灼热的、燃烧的想象力在推动着的,而处在这一切的正中央的,是一颗剧烈跳动的和啜泣则的心。”[3]借此来评价冰虹的诗,还是非常中肯的。

同时,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也必须借助于独特的审美意象进行传达。这一点在冰虹的《给你月夜读的诗》中有着更为清晰的展现,现实生活中的诸多事物都成了诗人笔下灵动的、活泼泼的意象,如绿叶、花儿、野草、风、树、鸟儿、月、蝴蝶……可谓是“揆续万类,无所不包”。

显然,诗人正是通过对日常生活中所习以为常的事物的观照,进而借助于语言的“陌生化”手段,赋予其以新奇的魅力,以期唤醒人们对于枯燥、乏味生活的新体验。如诗中所描绘:“温柔的发丝萌发绿叶”;“金叶的低吟,芊芊野草的清凉”;“近旁的小树林传来鸟儿的啼鸣/河堤上的花儿甜蜜狂热的摇动/浪漫的风吻着虹的乌发和长裙”……冰虹善于运用简约、朴素的语言来营造富有诗性、趣味的生活情境,这也是将丰富的个性情感体验与现实生活的直观感受完美的融合起来,使得诗句的语言中寄寓着无限的张力和奇妙的想象力,进而引领人们重新审视生活,回归生活,于简单的日常之中探寻生活的真谛和人生的价值,从而构筑生命的新图景,实现对人的现实生存境域的深切观照。故有学者评论道:冰虹的诗是有力却不带暴力的征服。[4]

综上所述,冰虹正是深刻体味到了现实生活的繁杂与喧嚣,进而借助于语言的“陌生化”来还原生活的本真姿态,展示个体生命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引导人们自由自觉地摆脱世俗现实的物役,寻求生活的本真之美、本真之乐。然而面对这个众生喧哗的消费时代,冰虹依旧执着坚持以一颗纯净的心灵介入生活、体味生活、感喟生活,为凡俗的人们提供一个心灵的休憩之所。无疑,这体现出了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诗人所具有的担当精神,也着实是难能可贵的。

参考文献:

[1]宋宁.《别离的诗性隐喻——以<古诗十九首>为例》.

[2]冰虹.《李白们的个体意识价值》.

[3]转引自陈晓明.《审美的激变》,北京:作家出版社,2009.

[4]桑恒昌.《冰为魂兮虹为裳——析女诗人冰虹的诗集<海的牧歌>》.

 

 



下一篇:祝贺第二届世界诗人大会在曲阜孔子文化学院隆重举行系列诗作
上一篇:孔子赞——刘新淼
浏览 (921) | 评论 (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孔子文化学院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所有@曲阜孔子文化学院 | 地址:中国•曲阜王庄聚金路中段 | 邮编:273100 | 邮箱:qfkzwhxy@126.com | 鲁ICP备11003605 | 技术支持:麦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