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赜:虹之月
曲阜孔子文化学院    2016-09-14 21:02:40    文字:【】【】【

虹之月

          ——读冰虹的诗《月神牧水》和《在月夜》有感

蔡赜

曾记否,那一轮明月伴我们走过的无数光阴?

从“秦时明月汉时关”的少伯出塞,到“举头望明月”的思乡太白,再至“惟见江心秋月白”的江上乐天,更有“一尊还捋江月”的豁达东坡,“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悲情后主,“明月松间照”的恬静诗佛……在无数不眠的夜晚,多情诗人醉心于月,与这位“故交”吐露心声。月将光阴汇成一片淡淡的光,聆听地上生灵的悲欢喜乐。

初读诗人冰虹之诗,便是其《月神牧水》与《在月夜》两篇。虹与月适夜相遇,冰魄与月魂彼此相通,虹彩与月光彼此交融,予人纯粹的美感与丰富的遐想。自冰虹笔下的月中,我似是读到了古往今来各种被寄托于月之上的感情,亘古而永恒。

《月神牧水》中,诗人记录了月与火狐的故事。“从夏影里逃回”的“透明的狐”与“在中秋的翅膀上轻吟”的月在虹园相遇。诗人俏皮不失童趣地将其命名为“皎皎”。火狐在北方也叫草狐,栖息于森林、灌丛、草原、荒漠、丘陵、山地、苔原等多种环境中,适应能力非常强,一般都是独自栖息,通常夜里出来活动,白天隐蔽在洞中睡觉,奔跑的速度可达每小时50多公里。或许正是虹园中洒满自由与洁净的月光,故而能够令“皎皎”驻足。诗人将这份恬静称为“月神牧水”,“灼灼芳花香,依依金柳莹”的净土正是万千精灵所向往、所追求的圣境。

诗人与火狐时而幻化成为一体,时而又神形分离各自独立,“虹”与“皎皎”共同赞美月神的慷慨恩赐,享受这宁静月夜的独特魅力。八月十五的月夜,告别了夏日的闷热,似是已带来一丝秋夜的微凉。这样的月夜或许正是最美的年华?

随着诗人的文笔,我开始畅想,“月神牧水”的奇特圣境究竟是怎样一般光景。深邃夜空里,云多而不密,一轮圆月居上。微凉的夜风唤醒了云海,月在云中时隐时现。“月神牧水,烟波云拍岸。”应是描述这样的景象吧。诗人将夜空看作湖,将云视作湖上的水波,月的女神在湖上烟波里,点亮这座圣境。

我想,这里的“月”应是类似于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升。潋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这里的“月”与虹园的“月”俱是纯洁无邪、一方净土的守护者。月神牧水,烟波拍岸又是花香柳莹。诗人与无数精灵一同,向往并热爱着这片净土。“月”被寄托了美好的向往和愿望,从而便有了生命。最终成为《月神牧水》中的诗眼。诗人与千年前的古人们通过“月”而跨过时间,相会在那片精灵汇聚的净土之上。

再如《在月夜》,诗人在多情的月夜畅想。在月夜,诗人“坐在风上”、“乘着风姿绰约的蝴蝶”、“顺着幽泉”追寻着那个“你”。月光轻洒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一切似乎也变得美好。最终,柳暗花明,诗人听到了那个“你”的声音,月光已经洒满诗人与“你”所共同走过的路上。

是否真的寻到你,这已然不再重要。追寻的路上,我们已经收获“一路盛开的月光,带些春夜的清亮”、“一些迷死人的清芳”以及“混同于蔓草、花瓣或山影”的幽泉景致。正如《蒹葭》一般,诗人上下求索的过程中收获了许多意想之外的惊喜,至于原先启程的初衷,似乎已经不再重要。我喜爱诗人的文笔,笔下月光泼洒的世间竟是如此奇美。月光下的万物皆有灵,这一路的追寻皆是美的享受。月夜,有此情此景相伴,何憾之有?

行至终途,诗人听到了那人的声音。在远处,也似在近处,或是在我那不知道的地方回响。一路行来,月光已经洒满来时之路。那是诗人所追寻的人所行过的路,也是其自身所行过的路。虽然并不一定与那人见面,但此行已经使二人之心连在了一起。肉体距离远近并不重要,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才是人之间最远的距离。既然彼此已经能听到对方的心声,便纵相隔万水千山,也定能在某个月夜重逢。

这般“月”,令人忆起李白的《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同是写“相思”之事,恐也只有李白能写的如此磅薄大气了罢。边疆战士思乡、念亲之苦被寄托在明月上。这轮明月却在万里长风之上,斜映玉门关,正是一幅壮阔的边塞之景。明代胡应麟评论说:“浑雄之中,多少闲雅。”诗人同李白相反,笔下之景巧雅而精美。月光下的唯美图卷中却是隐藏了诗人的几处“闲愁”。类似于太白浪漫主义的笔法勾勒的月夜之景,正是“精巧之中,多少闲雅”。但不变的是,“月”虽隔千年之久,却仍为人所寄托相思之情。

读冰虹的诗,漫步在虹园里,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唯有其能勾勒的独特美景。虹园的那一轮明月更是令我久久难以忘怀。这一轮明月,让我看到了诗人与先哲们的心声交流。虹之月,包含了世人千年来寄托于月亮的种种感情,也更有诗人自己的想法与理解。似而不同,类而独特。我们不禁开始好奇,虹之月究竟寄托了诗人多少的感情?

虹之月,应是移走寂空化神牧水;虹之月,应是良宵清光心思难猜;虹之月,应是清歌不歇只影常在;虹之月,应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

期待在更多的奇妙夜遇到虹园的精灵,再次仰慕那轮“虹之月”。



下一篇:冰虹的詩六首
上一篇:开诗书新风气:覃国栋诗、书作品欣赏
浏览 (716) | 评论 (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孔子文化学院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所有@曲阜孔子文化学院 | 地址:中国•曲阜王庄聚金路中段 | 邮编:273100 | 邮箱:qfkzwhxy@126.com | 鲁ICP备11003605 | 技术支持:麦田网络